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

囍樹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山顶清风把我对你的幻想

全部揉进夜色里

为什么要在年少无知的时候就认识你

为什么你不愿意再看我一眼

最后一节课结束之后

这个夏天便也戛然而止

山头狂奔只为追逐落日
酷暑里湿透衣襟
最后失之交臂还是收获夏日葱绿风情
和鑫冷风机前聊到打烊
二十四节气的鼓和已经决定的未来之路

想和你 远离尘嚣 再一次出行

休息一下可好?

回到学校 整个人像腐烂了一样
靠一天吸食两部电影和半本书虚度时光
一边吃着装在塑料盒里的老鸭粉丝汤
一边把弄着桌上的闹钟 指着14:00
室友相继来到 寝室慢慢变得拥挤凌乱充满烟火气
一直没有争吵 也不会分享寒假见闻吐露心事
仅仅是同学 没有朋友 也忘了怎么交朋友
沉溺于以前那帮崽子们
只需一个眼神便可会意的熟识和无条件的信任
可以无所顾忌地大笑 扯着对方的梗不放
贪婪地希望那三天的旅途可以再延长或者延续
九级海风阻止航船 搅乱风云
我们被困于那个安静闲适的小岛 多一天哪怕一个小时也好
终究要分离 像失恋了般滚回现在的生活
马上开始一个人的四个月 失魂落魄
想要挽留似得希望还可以在一起
但四个月之后的事又有谁知道

足球小子们⚽️

耍🙆🏻

朋友说起过一个朋友
尽管染着一头黄毛 玩世不恭
记录了一年看的两百多部电影
淘喜欢的专辑唱片
看喜欢的演唱会和话剧
所以 你喜欢哪一张?

温暖如你

还好吗,老朋友们?

夺食

融化在暖阳里⚗️⚗️⚗️

📸👵🙊

好想放空
一个人挂在栏杆上
哼着冲绳民谣
什么也不用担心
等接踵的考试过去
大概就有这样一个晴天☀️

听树说:
我想在11月25日出现在你的面前
告诉你我的梦里都是你
梦里的你把我抱得很紧
你身上的温度越过梦境
围绕我的枕边
八年相识
换不来第二次回眸
好想回到最初
你还是那个坐在讲台旁边的死胖子

不久前 才发现
五行缺金外 还命中缺木
从小绑到大的小金牌
大概替我抵挡掉许多病灾
丝毫没有在意的木
如今也阴差阳错般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11月便生了冻疮的阴湿日子
第一次 出了大大大太阳
楼下四只小野猫依次排开 铺在地上
抓起相机立马跑下楼
晒被子的阿姨抢占先机 猫猫们一哄而散
还有一只被快门声吸引🙈☝️️耶~
すみません🐱🙏

向着明亮那方🖐

第一次听演唱会 一个民谣歌手 把诗唱成歌
【庭前花木满 院外小径芳
四时常相往 晴日共剪窗】

炸!

不期而遇

最近

最近 辅导员发布台湾交流生的消息
只有两个名额
没有犹豫报名
终于有件事 可以和以前一样 的干脆
像咬了新鲜的冬芹
即使选不上也会很高兴
因为 找不到自己 很久
就像找不到上学期 离奇失踪的眼镜
那副眼镜呀 够大 就像一块遮羞布
把鼻子旁的雀斑 因为近视涣散的目光
对外面的恐惧和不安
统统遮住
这样 我便可以 随意观摩 旋转
可是 跑遍了小城的眼镜店
找不到那么大的
有点失魂 开始对自己不满
被暴露在阳光下
觉得面目可憎

最近 新学习的语言算是给了自己很多惊喜
在阳台上背着しあい笑出了声
去年举手 揽了个课题 关于日本
做ppt准备到凌晨 放了很多喜欢的图片 还有作家
「东京人」 印象很深 想起乱世佳人的样子
觉着把川端康成的作

逆风 以及没有等到潮

有点晕😵

十字路口 向哪拐
选择 还是朝前走
离开这个世界很远了 不知哪是归宿
回头看 内心感到一种快乐

斑驳的夏天?

六月中 心神驰往的在天的那边

七年相识 从热烈到寡淡 相顾无言
首次相约 从友人变故人 尴尬还好

i wish to be a tree

隐匿在油菜群

正值清明  辗转数小时终于到了东站 

取票处等了许久  才发现买错了票  

看错了一个字  买成老站  眼看时间已到  不相信门外聚集的黄牛  

只能选择凌晨两点的无座票 

看来要站着  欣赏着日出抵达南京

当时还挺高兴  

随手拍了张照发了朋友圈  

外加三个高兴的飞起来的表情  一条一条回复评论  

真是  觉得任何体验都无比美好的年龄


那段等舍友取票改签的时间 

一个人坐在火车...

火少年

第一次见到他 便被如同火一样燃烧的鬈发吸引
亦像是刚刚苏醒的紫藤萝的枝蔓 杂乱无章地堆叠
自由散漫 却能在一瞬间攫住你的心
与众不同的发色衬得肤色很白 会亮的那种
暗红色花衬衫配着垮垮的破洞牛仔裤
玩世不恭的痞样
鬼使神差般的戴着一副文质彬彬的金属眼镜
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暗自勾勒 拿自己的理解填充 毫无头绪

路上碰到他 等他走远后 问同行的同学 你知道这个人吗
他呀 是个学霸 却打架抽烟交一堆女朋友 高调的不得了
也算是个奇葩了
你知道别人都叫他什么吗
我把头摇成拨浪鼓
老大!
吓得我瞪大了眼睛 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
觉得即将要被这个老大发现罪行 赶紧闭上了嘴

成绩是真的好 高一上我们被分在了同个班
在这...

恨晚

墙缝里的绿
会不会开出花来
图书馆里的我
会不会笑出声来

雪冰封了松花江 远方的楼宇参差 

默念着耶路撒冷不知圣地的意义 

北方于我 不只肃穆严寒的冬天

小时候 以为她追着我跑
长大后 希望她为我驻足
因为 四点半后 她就跟着太阳回了家

圣诞不快乐

不快乐原来也是会传染的


刺痛我的是两张照片 一个我原以为可以开心到没心没肺的人 用散发着酒精味道的照片结束了一段时间的等待 照片里 他在笑 却比哭还难受 我也很难受 虽然相识不深 但我仍记得落选班干的时候是他告诉我讲的不错

很久很久 没有为一个不熟悉的人有超过5秒的心理活动 但这次 一个晚上到现在仍萦绕着 任何圣诞祝福都索然无味

“记忆堆满冷的感觉
思念的旺季霓虹扫过喧哗的街
把快乐赶得好远
落单的恋人最怕过节
只能独自庆祝尽量喝醉”

有一天下雪 天很冷 迎面走来伞下的一对情侣 顿时 扑簌簌而下的不单是雪

突然很羡慕他会为一个人伤心流泪喝酒买醉 然后大大方方的一条动态让想知道的人知道

而我的伤心事草草...

自习课上的神经

好像一头扎进大学迷乱撩人的漩涡里无法后退,有点迷失,有点混乱,有点不踏实。搁了好久的笔再次提起却没有一点感觉。明明有很多急需吐露的,一旦触碰到纸就像千年古画接触现代的空气,立刻黯然失色。写的还是按照很久以前的用词和句式,如枷锁一般的影子,跟着我太累太紧。味同嚼蜡。于是,不愿提笔,不愿翻书。担心新置的《东京人》会变成《旧东京》。
看起来真的是很忙的样子。
忙的让我忘记了静谧的黑夜,忘了与它相约静静思考。
计算机课翻着Muy的LF,始终有一种温暖的、流淌着的东西。也许是“帘外芭蕉惹艳阳,门环惹铜绿”或是“对兴趣的执着,不会让自己显得太赤裸裸”吸引了我,抑或是修的有点过的纪实照、印着“霾”的概念摄

五月上

2014 5月6日 晴
天蓝得像海,云被挥墨般晕染在幕布上。在操场上集合,脑后似有一幅幻景深深吸引我,后面一定有不一样的东西。转身两次,终于清晰地看到浮在蓝天上的隐约着的彩虹。只有四种颜色却那么真切。没有风雨竟然也有彩虹。悲伤的人特别容易矫情。


5月6日 


HJN收回了她的《神经错乱的爱情》收回了对加西亚马尔克斯的念想。家中的那本《百年孤独》确实孤独了很久。灰只一层层加厚。还有那一只黑色琴盒,那一方砚台,被搁置了的美好。想起那个夏天的烈日下背着琴的少年只看自己的影子被热浪翻腾,静不下心来练琴,就像现在没有静下心来读书。夏天过去了,指尖上好不容易生成的老茧也消失了,不知何...

又一个失败紧紧地抓住我的头发使劲向下摁,把我的鼻梁骨撞得粉碎。好像没办法呼吸,流着泪不敢出气。这应该算是命运的一呵,玻璃心震荡出裂纹。

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像书上的逆袭屌丝,从此意识到不能荒废这四年,像鲤鱼跳龙门那样离开了糜烂的污沼进入崭新的碧云蓝天,或是仍然一蹶不振接受失败?幻想着四年后的另一张录取通知书能让我彻底翻盘,然后在圈子里说四年后终于梦想成真。幻想终归是幻想,当初在全段面前上台喊过的南京大学,想来可笑,最后的一百天背着一个厚重的包袱在原地苟延残喘,低落到极点。不怪什么,天命或是人为,都已经毫无所谓。

全部的信心在这三年被践踏得不像样,畏畏缩缩小人模样。拿什么在后面的漫漫路上无所畏惧?没有信...

©囍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