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

囍樹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最后

You can take everything I have,you can break everything I am.Like I've made of glass.Like I've made of paper。 
 
第一次,这样,仍然没有写的欲望,也许就是所说的“故事没有内容,何从下笔”笔尖踌躇,不忍玷污白纸。 
 
从来没有想过要改变什么,每个人的生命就像弯弯曲曲的铁轨,不管是孤独的一条,还是平行着两条,然后汇集在一起,延伸到远方也好,就此分开也好,有着各自的姿态。钢铁铸成的血管何必企盼温存的余热,只是线条太过僵硬,甚至锋利。 
 
不知何时开始流鼻血,自诩从小到大没流过鼻血,看到鲜艳的东西竟有一丝感动,不像铁轨只剩下黑和白。 
 
晚上,真的是忍不住了,头是靠在后橱的字典上,转着笔,毫无心思,笔落入了垃圾桶,旁边的人笑自己的失魂。捡起笔,若无其事地登记名字,就像捡回了破碎的东西,擦净,好好保管。 
 
和PN在柱子旁,轻微地叹息,不想多讲,多讲无益。什么都没发生,呵,不要骗自己了。 
 
夏天要回去了,就让它静静地走,留下换季的感冒。每次总是迟钝地感觉到秋意来袭,当别人已痊愈时再慢半拍地感冒。 
 
一直以为,这种事情让自己一个人想就好了,再多的烦扰也会被黑暗吞噬。在这份冷淡里,有着无限的清明之趣,因此,乐此不疲。第二天依旧可以鲜活灿烂,摆脱阴郁难测。可谁想。 
 
被DX一语成谶,之前还笑他的标准只停留在幼时,其中一定夹杂着太多主观的东西,可他却这么郑重其事、言之凿凿,果然,真的是这样。 
 
不想在最后还拾不起一点自尊,弄得狼狈不堪。可最后一点自尊还是被一纸草稿打败。拿PN的话安慰自己:从那一刻起,我就放下我的骄傲。 
 
单曲循环《1981》。《问》的词竟是这样吻合,哼得久了,却有一种奇怪的愉悦感。 
 
不知是夏天西瓜的气息太浓还是被众多离经叛道书的影响,做很多年前深深厌恶的事情,不计前因与后果。当恪守的信条被打败,当所有的勇气消失殆尽,像踱步在嘈杂的路口,看不相干的人看不相干的自己。路人终究是路人,太牵强地拉扯只会加速结局的尴尬。 
 
偏离了最最开始的初衷,看戏的是自己,台上的也是自己,可笑忘记了角色。 
 
多想伤神,少想浅薄,没办法理智地分析原因一二三四。每次都是中途易辙。自古的中庸之道如何才能恰到好处地诠释,拥有一个宁静的黑夜。这项纯意识的活动带来的却不是大彻大悟。 
 
完全是为了写而写:“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很感动。他们都还是轻盈温暖的液体,没有沿途积聚的泥沙的负担,也还不会凝结成四季不化的坚冰。常常会把理想中的自己的状态想象成液体,在什么载体中就是什么形态。但自己又是自己本身,有拘束可以没有拘束也可以。”即将进入理想状态,应该高兴。 
 
倒出一些东西总归可以轻松些。最后的最后,会像风中的转蓬,各自滚向渺茫。 
 
树在,山在,大地在,岁月在,还要怎样更好的世界。

评论
热度(5)
©囍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