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

囍樹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正值清明  辗转数小时终于到了东站 

取票处等了许久  才发现买错了票  

看错了一个字  买成老站  眼看时间已到  不相信门外聚集的黄牛  

只能选择凌晨两点的无座票 

看来要站着  欣赏着日出抵达南京

当时还挺高兴  

随手拍了张照发了朋友圈  

外加三个高兴的飞起来的表情  一条一条回复评论  

真是  觉得任何体验都无比美好的年龄


那段等舍友取票改签的时间 

一个人坐在火车站玻璃窗外的大理石桩上 

看身旁匆匆走过的路人甲乙丙丁  

追赶着火车追赶着时间  

只有我晃荡晃荡两条腿  

不雅观地啃食来不及吃的红豆吐司

大把大把地吸入这个城市淡漠的空气和呼啸汽车的尾气

玻璃墙体倒映出的璀璨灯光和街道上闪耀着的车灯 

扑打在脸上  

那一瞬间的斑驳陆离

想起两年前好友和我说

拉开窗帘  看着火树银花的上海的夜晚

会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那时还笑她的矫情  现在嘲笑自己的伤感

脑中这一幅长曝光的光影图  

一阵恍惚  身在亚洲最大的火车站  

五层高  分不清东南西北  

四下里  皆是马不停蹄



评论(4)
热度(3)
©囍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