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

囍樹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最近

最近 辅导员发布台湾交流生的消息
只有两个名额
没有犹豫报名
终于有件事 可以和以前一样 的干脆
像咬了新鲜的冬芹
即使选不上也会很高兴
因为 找不到自己 很久
就像找不到上学期 离奇失踪的眼镜
那副眼镜呀 够大 就像一块遮羞布
把鼻子旁的雀斑 因为近视涣散的目光
对外面的恐惧和不安
统统遮住
这样 我便可以 随意观摩 旋转
可是 跑遍了小城的眼镜店
找不到那么大的
有点失魂 开始对自己不满
被暴露在阳光下
觉得面目可憎

最近 新学习的语言算是给了自己很多惊喜
在阳台上背着しあい笑出了声
去年举手 揽了个课题 关于日本
做ppt准备到凌晨 放了很多喜欢的图片 还有作家
「东京人」 印象很深 想起乱世佳人的样子
觉着把川端康成的作品读完应该可以总结些什么
然后转向了木心
“偶然的一个机缘中
诞生了啤酒
就像一个偶然的机缘中
我发现了你”

最近 梦里出现的民国女子
穿着浅色印花的旗袍 张爱玲样的眼神
只是没那么瘦削
和披着军装的将士 冷漠
大概是将士抛弃了她
在一间有格调的难民房
雕窗 铁艺床 绿漆化妆台
和同被抛弃的妇人 思索出逃的方法
我 竟然爱上了她 难自已
最近的梦都能记住
甚至一些触感都记忆犹新
好可怕

“每夜
梦中是你
与枕俱醒
觉得不是你的另一些人
扮演你入我梦中
哪有你 你这样好
哪有你 你这样你”

想起以前
PN给我看了一本书
知道了庆山也就是安妮宝贝
没完整读过她的作品
第一本看到的就是关于 同性
是第一次接触这个话题 大概是初二
之前上海译文的外国文学也看了些
开始知道 性
而同性 又那么露骨 加了黄光氤氲的滤镜
于是血脉喷张 早早地放下书 停止想象

最近 看七月与安生
从小说到电影
不想评价什么
女主妈妈说的话
醍醐灌顶
拿起了纸巾
太像自己妈妈说的了
只是少最后一句
女孩子 不论走哪条路 都很辛苦
也是表面装着讨好老师家长的乖女孩
渴望出逃却下不了决心
慢慢被爸妈洗脑 连冲动也快消失殆尽
还没决定 去向
却早没了 方向

最近 台风登陆厦门
这里的雨也得了慢性咽炎
湿湿嗒嗒
掳走夏天
带来金色银杏
不知九月的向日葵被吹成什么发型
怕来不及拍照就早早萎蔫
去年活动中心门口茂盛的大樟树
今年只剩下单薄主干

最近 想到灯塔去 出海 拍照 住榻榻米
最近 发现西门街的牛肉汤很好喝 跨文化交流这门课很水
最近 看战斗民族的剧 还是喜欢跳结尾
最近 觉得芝士好腻 电台的歌不合胃口
最近 想姐姐家门口的灌汤小笼 秋天的江滨和大佛寺
所幸
后天回家
欧耶

评论(1)
热度(2)
©囍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