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

囍樹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遇见老翟

我不是一个好人 可以说是渣了
至于为什么会喜欢上老翟
应该算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
第一次见他是在隔壁的实验室
时常是一个人 一直忙个不停
不高 有点虚胖 不知是晒得黑还是本身就黑
话不多 不苟言笑
立马 让我有一种 这个人好像某峰的感觉
第一次交集是在他室友的生日聚餐上
吃的火锅
他很老练 一套理论支撑先放什么后放什么
饭桌上不算侃侃而谈 但针砭时弊
浙江人居多的地方作为一个江苏人
总有些地方是我不知晓感到新奇的 比如吃早茶
从头到尾还是不苟言笑
之后在实验室相遇 也是看他的状态 打不打招呼
打招呼时也不会笑 轻轻地甚至只是动了动嘴型
说一声嗨
当然我那天表现得也不好 十分尴尬冷漠
我知道他的室友喜欢我 出于礼貌 也不是单独聚餐
答应去了 那个时候一直纠结
啊 他喜欢我 可是我不喜欢他 装作也不是装作
自然而然有一种防备抗拒的姿态
一直埋头涮吃
好不容易说句话 专业严肃 在座的人都挺尴尬

但昨晚那一顿 有了些不一样
只有老翟 还有一个相熟的女生
和他室友之间的关系越来越趋于正常朋友
至少我是这么想的
来的时候比较放松 不熟的也就老翟而已
四个人 订的包厢 为了转盘方便 分散坐在四边
正巧 我们坐着对面的位置 难免多一些眼神上的碰撞
也能明显地感觉到 我说话的时候
他很不好意思地笑了 那种大男生的腼腆
当我斗着胆 在他说话时正视他的眼睛
让人有一种 他就是对着我笑的错觉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低头喝汤啃老鸭时 他就是看着我 眼神包围而来

听他谈论着恐怖片 如数家珍
讲述江苏高考卷 议论文散文的种种
语气语调 音色音重 某峰的感觉扑面
之后回寝室 走在路上
打趣地问他 看到你还在实验室 奇怪着你怎么还没毕业
他转头看着我 眼里无比温柔 说 你也没问我是吧
当晚回去后 我从寝室长那要来他的微信
也不避嫌 图着自己高兴就申请了好友
妄图从朋友圈窥视点什么
每条 都是阅读英语第几天的分享
这个时候 好奇心咬噬着我 狂乱到精神出轨
但心里很清楚 这种感觉就像一阵阵痛
来得快应该去得也快
还是陷入 因为自己喜新厌旧的内疚中
难以原谅和接受这样的自己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还喝了杯奶茶
一直失眠到凌晨三点
辗转反侧 脑子里全是老翟的笑
还有自己的渣
......

评论(9)
©囍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