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

囍樹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又一个失败紧紧地抓住我的头发使劲向下摁,把我的鼻梁骨撞得粉碎。好像没办法呼吸,流着泪不敢出气。这应该算是命运的一呵,玻璃心震荡出裂纹。

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像书上的逆袭屌丝,从此意识到不能荒废这四年,像鲤鱼跳龙门那样离开了糜烂的污沼进入崭新的碧云蓝天,或是仍然一蹶不振接受失败?幻想着四年后的另一张录取通知书能让我彻底翻盘,然后在圈子里说四年后终于梦想成真。幻想终归是幻想,当初在全段面前上台喊过的南京大学,想来可笑,最后的一百天背着一个厚重的包袱在原地苟延残喘,低落到极点。不怪什么,天命或是人为,都已经毫无所谓。

全部的信心在这三年被践踏得不像样,畏畏缩缩小人模样。拿什么在后面的漫漫路上无所畏惧?没有信仰,就像一个人只是填充了稻草。了解过藏族人的信仰,花上三年甚至更多的时间独自徒步走向心中的朝圣:布达拉宫。他们在无信徒眼里也许只有蓬头垢面、肮脏衣饰和含糊的普通话,而不堪外表下纯洁的心又有多少人看见和尊敬。

那时去往甘孜州藏族自治区,街上的特警站成一排,深深担忧这里的治安。看到路上成群结队的穿黑夹克的面色黝黑的邋遢男子,悄悄抱紧了手里的包。后来却是由这其中的一个救了翻倒在石头路上的黑色路虎。

风中的经幡诵读着经文,金色的转经桶诉说着虔诚。在缺氧的高原上,可否像它们一样快活淋漓无拘无束。

曾经很可笑的说过,如果没进211、985,大学四年一直保持单身,算是一个小小的惩罚。自己想的太单纯比如恋爱就一定要在一起,结果被旁边人笑,就像这个观点被别人笑一样。

这个假期像个疯子一样,寻求快感和疯狂。也许是发泄心中积蓄已久的压力与不满。只求忘记与铭记。

无法云淡风轻地和你们一同交流,于是消失了一个月,谁的信息都不回,谁的电话也不接,不要问我在哪要去哪,错过了好友的生日,错过了最后的美好。也许,在日后的某一天,我会打听到你们的住址,将一本满是脑子里构想的手工图文集从遥远的南边递过来,请不要介意,来诉说我当时的无奈和悲凉。

一部电影里的台词:找不到梦想,逃不出现实。
从小学六年级到如今的医生梦,就因为尴尬的分数割舍了志愿,终究是自己还不够热爱。可悲的是没有什么是自己真正喜爱的,喜爱的也不想当做糊口的手段,怕连最后一点爱好都被现实抹杀,脑子里乱七八糟就像现在写下的文字。还是听从家长的意愿,步了老爸的后尘,后来明白他只是在我身上完成他未尽的事业,因此选择了如此冷门的专业。这样也好,以后失败了还有一个借口,这是你帮我选的路并不是我的本心。当然,这样不负责任的说法也只是随便想想。

常常失眠,睁着眼到东方微白,感受夜带来的孤寂,感受不知何处而来的渺小感。想到纪伯伦以用肉欲来填补空虚的态度为人生七大忌事便不再想靠找一个假期伴侣来缓解悲哀。

忧伤太多,花儿装不下,蝴蝶装不下,天空也装不下,抖落抖落,还是这样继续吧。



评论(1)
热度(1)
©囍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