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

囍樹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自习课上的神经

好像一头扎进大学迷乱撩人的漩涡里无法后退,有点迷失,有点混乱,有点不踏实。搁了好久的笔再次提起却没有一点感觉。明明有很多急需吐露的,一旦触碰到纸就像千年古画接触现代的空气,立刻黯然失色。写的还是按照很久以前的用词和句式,如枷锁一般的影子,跟着我太累太紧。味同嚼蜡。于是,不愿提笔,不愿翻书。担心新置的《东京人》会变成《旧东京》。
看起来真的是很忙的样子。
忙的让我忘记了静谧的黑夜,忘了与它相约静静思考。
计算机课翻着Muy的LF,始终有一种温暖的、流淌着的东西。也许是“帘外芭蕉惹艳阳,门环惹铜绿”或是“对兴趣的执着,不会让自己显得太赤裸裸”吸引了我,抑或是修的有点过的纪实照、印着“霾”的概念摄影。让我感觉一个表面没心没肺装疯卖傻的逗逼内心的宁静、渴望和强大的自我。
就像是一场露天沙滩音乐节,音乐震耳、灯光炫目、人潮涌动。可音乐一停,依旧清醒,端起相机收获意外惊喜。
然而可笑的是,一个看好的细胞男孩和一个染着灰黄头发、热烈夸张的女孩在一起了。并没有什么不好,只是有点......
也许大家都是充斥着矛盾的人。
心理老师说,这个年纪里大家都是矛盾的个体。可我执拗地认为我身体里的矛盾比别人要多得多。曾经深夜里小文和我谈论过关于 负面情绪。谁也说不动谁,一句还年轻潦草地下了结论。
一直不理解亦舒笔下的黄玫瑰和毛姆写的那个画家,都是些可怕又可爱的人。
OK,确定不会放纵自己无误。
想的、写的比以前还乱。
最近,苦苦等待我的滑板。

评论
热度(1)
©囍樹 | Powered by LOFTER